Friday, May 16, 2014

基因转变

和人一样,鱼儿也会有基因转变的几率(万中之一),照片中黑色的乌鱼变成了白色的乌鱼。最后,幸运的乌鱼。。。成了观赏鱼,逃过一劫。



Thursday, May 15, 2014

孔雀淡菜 Mussel

这次原本是要上鱼排采新鲜的淡菜,但朋友把网拉上来时,淡菜还很小,不适合采,比较大的呢。。。因为它们长在用来支撑鱼排的水桶下,很难采,要下水才能采,所以我放弃了。这些淡菜都是寄身在朋友的鱼排上,时不时都得把长在鱼网上的它们给清理掉。







Wednesday, May 14, 2014

群鱼乱跳

谁要吃鱼就自己捞吧!这些是朋友捞给我的。呵呵。。捞鱼不象捞鱼生,没有足够的体力,是会变成网中人的哦!

video





Monday, May 12, 2014

新鲜汉堡 Hand Burger

新鲜出炉的Hand Burger, 这是医生送给我的汗堡包,我一点也不开心,因为很痛,不可以弄到水,不只冲凉要举手,放下手也不可以超过五分钟,怕血液倒流会导致发炎,总之很不方便就是了。

整个手术过程,我是清醒的,还好是左手,如果是右手该怎么办呢? 一想起打麻醉针的情景,我就很怕!我问医生: 为什么不让我全身麻醉,他说: 需要知道我对神经线的感觉,有什么突发状况也容易抢救,还好我没事。阿弥陀佛!

伤口的切口是一点八厘米,敞开后增至二点二厘米长,手术过后以为自己可以不用吃医生配给的止痛药,毕竟药物对身体不好,那里知道麻醉药退后,疼痛就开始来了,结果我总共吃掉了四粒强性的止痛药,昏昏沉沉的睡了醒,醒了又睡。

现在我已痊愈,但还不能太过用力,你们千万不要"教"我做粗重的工作哦!呵呵。。




Sunday, May 11, 2014

五月十一

今天是母亲节,是全天下妈妈的日子,希望妈妈们心想事成,永远幸福快乐!